当前位置: 主页 > 百科 > 赏析 >
琵琶第一弦之争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2-06-15 16:20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关键字: 琵琶第一弦之争
分享到:

       琵琶四根弦的配置适当与否,是琵琶表现力的重要指标之一。目前国内琵琶界在配置第二、三、四弦(edA弦)时,一致认为上海敦煌牌钢绳弦较好,而一弦(a弦)的配置则有两种,一是钢丝裸a弦(以下简称钢裸a弦),另一是尼龙钢绳a弦(以下简称尼绳a弦),两种配置各具特色。北京琵琶界认为琵琶四根弦的最优配置是:第一弦用北京产的钢丝裸弦,其它三根弦用上海的尼龙钢绳弦(俗称:一裸三绳)。而全国各地在第一弦的配置上不尽相同,各有说法。《敦煌论坛》主持人分别请长江以南、长江以北各10位专家各抒己见。

 

背景材料

   

 琵琶,弦鸣拨弦乐器,产生于公元前后。琵琶是由琴头,背板,面板,弦轴,相,品、缚弦(复手)和琴弦等部件组成。琵琶琴弦是琵琶发声的音源,演奏员通过双手十指弹奏琴弦,使琴弦产生振动,从而发出不同频率的声音,然后弦振动通过面板、背板组合的共鸣箱共振发声,而产生“千军万马战犹酣”或“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

      虽然从价值上,弦并不占有琵琶的重要比例,但琵琶弦却对琵琶发音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弦质量的优劣以及弦与琵琶本身的匹配,关系到整个琵琶演奏性能的发挥。所以,近年来,琵琶演奏者与制作者,一方面在大力进行琵琶改革的同时,也在不断探索琵琶弦的最佳材料和制作工艺。

      目前,我国常规使用的琵琶是四弦六相二十五品(也有二十四品)。除此之外,还有具有地方风格或少数民族特色的南音琵琶。满族琵琶,五弦琵琶,纳西琵琶等(这些琵琶目前尚采用丝弦)。

      常规琵琶(以下简称琵琶)是民族音乐当中的主流琵琶,绝人部分演奏者均使用这种琵琶。琵琶经过丁一千多年的发展演变,琵琶弦也是在不断改进。过去的琵琶弦都是采用丝弦,丝弦是用蚕丝制成,挂在琵琶上的四根丝弦,根据直径不同,分为子弦,中弦,老弦,缠弦。子弦是琵琶的第一弦,丝弦的优点是浑厚,细腻,音质纯。但缺点是音量小,余音短,在演奏“推,拉”等手法时,显得噪音较大。丝弦一直延续使用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后由中央音乐学院邝宇忠研究成功钢丝弦,钢丝弦迅速取代了过去的丝弦,而被广泛应用于琵琶上。这种琵琶弦的材料是由025毫米金属制成,一弦为裸弦,采用钢丝。二、三、四弦为缠弦,是钢丝外面缠上压扁的合金材料。钢丝弦的特点是音量大,余音长,在一些指法的运用方面,“噪音较小”,但手感较硬,音色有金属声。为了解决这一问题,1964年,上海音乐学院制成了尼龙钢丝弦。1973年上海提琴厂和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先后制成了尼龙钢绳弦,它是用七条细钢丝拧成钢绳作为芯弦代替钢丝芯弦。这种弦在音色,音质方面都较以前的弦有所改善,音量均大,并且结合了丝弦和钢丝弦两者的特点,余音长,手感柔软。

      现在专业琵琶演奏者所使用的琵琶弦,大部分采用尼龙钢绳弦,近年来出现了一股潮流,琵琶的四根弦不全部用尼龙钢绳弦,而是一‘弦(外弦)用钢丝裸弦,其它三根弦仍然用尼龙弦。另外还有一部分专业演奏员仍然在继续使用尼龙钢绳弦。到底那种搭配好,将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发展趋势?目前还在不断地研究和探讨之中。

 

南方片的观点

 

周韬(上海民族乐团国家一级演奏员)

叶绪然(上海音乐学院副教授)

曲文军(广东省南方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奏员)

陈均(武汉歌剧舞剧院国家一级演奏员)

俞丹妮(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琵琶专业学会常务理事)

李昆丽(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音乐系副教授)

刘石(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

李景侠(上海音乐学院副教授)

陆敏全(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琵琶高级制作工)

刘京虹(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技术科)

 

周韬:我更喜欢使用尼龙绳a弦。它比较含蓄,有内在的色彩,而钢裸a弦音色单一,太张扬,我总觉得有点钢丝味,缺乏琵琶味。当然,我有时也用钢裸a弦,那是根据乐曲需要或听者要求而定,在这两种弦上的演奏手法和力度上是不一样的,我力求更准确地把握弹奏方法,以达到发挥两种琴弦的最佳性能。我认为一般来说,上海琴用尼绳a弦较好,北京琴用钢裸a弦较恰当,我喜欢上海琴,所以使用尼绳a弦的机率要大得多。尽管钢裸a弦有音色明亮的优点,尼绳a弦有音色稍暗淡的缺点,各有利弊,但我的总体感觉是:使用尼绳a弦的利大于弊。

 

叶绪然:琵琶钢裸a弦和尼绳a弦既然各有它们的市场,说明都有存在的价值,我两种琴弦都用,按我个人的习惯来说尼绳a弦用的稍多一些。使用哪种琴弦还与个人的阅历,性格,爱好等方面有关,所以我并不主张一定要使用哪种琴弦。对两种琴弦的分析对比下来:钢裸a弦反应快,灵敏度高,音色明亮,但音色单薄,承受不起大力度的弹奏,弹重了声音会“破”;尼绳a弦相对柔和,音色结实,容易控制力度,用相同的力度重弹声音不会破。但音量稍小,相对钢裸a弦音色有点闷。不过,在乐队合奏时,尼绳a弦的穿透力要强于钢裸a弦,独奏时可不考虑这个因素。作为演奏者的可操作性,我也偏向于使用尼绳a弦。

 

曲文军:1988年之前,我一直习惯使用钢裸a弦,对尼绳a弦没有太多的感性认识,不敢妄加评论。因为时有在舞台[:弹断a弦的现象发生,于是我就开始使用抗拉强度较高的尼绳a弦,我逐渐发现了尼绳a弦许多优于钢裸a弦的特点。在这过程中,我的一些北京同行们可以说是百分之百使用的是钢裸a弦,因而有人说:“老曲,你标新立异!怎么和大家不同?”。我有点困惑,再次把两种琴弦反复比较使用之后,我坚定了使用尼绳a弦的信念。尼绳a弦和钢课a弦的音色毋庸鳖述,住此我主要对两种琴弦的使用价值谈一点个人的感受:

1.耐川性:尼绳a弦比钢裸a弦结实,不易断,使用寿命长。

2.尼绳a弦手感:左手按音比较舒服,右手指尖触弦有明显的满足感。

3.物理和气候的影响:钢裸a弦容易生锈,尼绳a弦则不会裸钢丝弦对温度相对比较敏感,较易产生音高上的误差。

4.钢裸a弦的噪音:左手柔弦时,按音的上品位有时会产生“咯吱”的噪音,在上品位上点蜡或油什么的,暂时可以消除,但不久又出现了,很难受。

5.部位磨损:裸钢丝弦易磨损竹占占,钢丝就象刀片,弹奏时不停地刮伤品和相。

6.韵味:裸钢丝弦音色虽“亮”却难以掩饰其“铁丝”味,使人觉得缺乏琵琶味;尼绳a弦是既有钢弦的“亮”,又不失琵琶丝弦的韵味。

    现在大家都知道北京的同行们在琵琶弦的配置上都是第一弦用裸钢丝,其它三根弦使用尼龙钢绳弦,我觉得这样的配置与琴不吻合,有点儿不伦不类。尤其是在演奏琵琶传统乐曲时,突然冒出的“铁丝味”会令人索然无味。

演出时断弦的尴尬,至今使我心有余悸,作为独奏演员,不得不考虑琴弦的实用性,但我决没有否定使用钢丝裸弦的意思,我只是谈出个人的真实感受,希望多与同行们探讨。

 

陈均:我赞成钢丝裸a弦与尼龙钢绳edA弦的组合。我觉得尼绳a弦有些柔弱,音量偏小,且在品上推拉弦时不如裸钢a弦的演奏轻巧自如。但尼龙钢绳弦厚实而不散,用在二、三、四弦上好;a弦要求透亮一些,可用裸钢丝弦,这样的配置比较合理,也已经被北京大多数专家认可,所以我也一直时这样用的。武汉和上海的气候差不多,我多用的基本都是上海琵琶,现在用的一弦是从瑞士进口的钢丝,这种弦音色比较亮,噪音小,刘德海老师也试弹过,认为不错。

 

俞丹妮:我与北京琵琶界交往比较密切,以刘德海老师领军的中国民管会琵琶学会的同行们,琵琶琴弦的配置“一裸三绳”已经形成潮流,我也非常喜欢这种结构。我手头有北京琴也有上海琴,全部都是这样的配置(一裸三绳)。我是搞琵琶教学的,要求一弦一定要亮出来,不能暗淡。学生手指力度尚欠缺,使用钢裸a弦在演奏推拉弦时比尼绳a弦要轻松的多。

 

李昆丽:两种琴弦的配置各有所长。我曾经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使用钢裸a弦,后因受一些因素的影响,现在我已经不大用钢裸a弦,而用尼绳a弦。我和我的学生用的琵琶和琴弦都是上海出产的,可是钢裸a弦极容易断,尤其是在演出或是比赛时断弦,简直是在破坏艺术,不能容忍!南方气候较潮湿弦易生锈,我们平均每两天就要换一根琴弦,消耗量很大,它的伤品,伤相也很严重,在厦门买琴弦,修理品相又比较困难。因此,从实用的角度考虑,我基本放弃了使用钢裸a弦。但必须承认,钢裸a弦音色亮,易出效果,泛音特别好,在演奏现代乐曲或琵琶协奏曲等等方面,钢裸a弦比尼绳a弦的优势明显,但易锈易断弦的隐患和伤品的阴影不能消除,只好忍痛割爱了。

 

刘石: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认为在配置一弦时应视具体情况而定。比如这把琴本身音色太暗,用尼绳a弦就不如用钢裸a弦可让它明亮一些;反之,如这把琴本身发音较响,可能噪音也会相对大些,我想要抑制—下它,用尼绳a弦可能比较合适;有时为了表现作品的需要也会做一些调配;而且假指甲的选择上也颇讲究,弹奏钢裸a弦时绝对不能用玳瑁指甲,否则演奏时的噪音难以控制。我是两种琴弦都用,用钢裸a弦我喜欢用上海敦熄牌的,而不用北京的弦,可能因为它的音质太单薄了。

 

李景侠:我本人两种琴弦都使用过,目前第一弦是钢丝弦,其他三根是银质弦。

此外,有人认为钢丝弦杂音大,尼龙钢绳弦发音较暗,我认为前者是触弦方式原因,后者是对音响的多元表现性理解的不同。这两种弦各有不同的优势,它们的使用功能是不能互相替代的。

从演奏者的角度看,我建议在琵琶弦的研制生产中还应当解决的问题:

1.音准问题;

2.音质音色的稳定性问题;

3.疲劳试验的数据。

 

陆敏全:一般说,琵琶的面板比较厚,质地也比较松,内膛较浅,这种琴可能音响稍闷,可用钢丝裸a弦让它的音色亮起来,这样可以扬长避短。反之,则要用尼龙钢绳a弦。北京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气候上干燥,因而面板厚,内膛较浅,品子加厚;演奏风格上相对粗犷豪爽,他们喜用钢丝裸a弦是有道理的。

 

刘京虹:琵琶一弦的配置的确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课题。我在技术科是从事琵琶听音鉴别工作的,近几年生产的大部分琵琶我都听过。暂a抛开演奏风格、演奏习惯等等因素,仅仅从对乐器本身的要求来说,凭个人经验,我以为,配置何种琴弦应该是因琴而异。宝马装金鞍——好琴配良弦!完美的结合才是真正的艺术品。假如您手头有足够多的琴和琴弦,精心调配是必要的。因琴弦配置不当,而导致选购乐器不理想或演奏的乐曲差强人意,将会给人留有一丝遗憾。“一裸三绳”的配置在北京已形成气候,在南方则是各自为政,两种配置熟优熟劣,国内广大琵琶爱好者及读者均可参与探讨。

 

北方片的观点

 

林石城(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王范地(中国音乐学院教授)

李光华(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吴玉霞(中央民族乐团国家一级演奏员)

郝贻凡(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陈音(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国家一级演奏员)

张强(中央音乐学院副教授)

杨靖(中国音乐学院副教授)

满瑞兴(民族乐器弦乐器制作技师)

马大荣(原北京民族乐器厂工程师、质管科科长)

 

林石城:琵琶一弦使哪种弦,是习惯问题,香港,新加坡都用尼龙弦,大陆多用钢弦,尼龙弦比较柔和,钢弦比较亮一点。钢弦对于左手的动作变化“推拉,揉弦”等技术的发挥反映比较灵,我主要用钢弦,现在我们主要用的北京提琴厂出的33号弦,而且必须用33号,过去用的34号弦,音不准。

 

王范地:谈论这两种弦,不能说那个绝对的好,那个不好。钢弦的优点是明亮,清亮,特别在音色变化的时候,比尼龙弦的变化幅度大,尼龙弦的音色厚,没有任何钢丝声音。而钢弦多多少少有铁丝的声音,这种声音是琵琶声音上的忌讳。一般我们描写琵琶的音色时,比喻丸金石之声,是说有金属般的脆亮,又有玉石般的圆润,如果琵琶铁丝声音多了,那就不行了,而尼龙弦的琵琶是绝对没有这种声音的。

而且钢弦什么时候断,不可知,往往在感觉不保险时,就敢快换弦。而尼龙弦,断弦是可知的,往往尼龙弦是在弦与品的接触部分比较容易断弦,弹了一段时间以后,用手摸一摸,感觉有硌硌答答的地方时,就要把尼龙弦换掉。尼龙弦在南方不容易生锈。而钢弦在南方比较容易生锈,所以台湾、香港的学生用尼龙钢弦的比较多,特别是香港学生用尼龙弦更多了。近年来,台湾受大陆的影响较大,由于目前大陆的一些名家都在采用钢弦,所以台湾的学生用钢弦的也开始多起来。他们为了防止弦生锈,在钢弦上抹一点油,以解决生锈的问题。

另外弦还有拴在什么样的琵琶上的问题,有的琵琶背板宽一些,用钢弦不一定好,而用尼龙弦就显得比较厚实。

我两种琴都弹,我的第一盘专辑《飞花点翠》是用的尼龙弦,第二盘就用的钢弦,音色上的差别非常明显,各有不同的音色,我认为两种弦不是优劣的问题,而是音乐的取向问题,看你喜欢什么样的音色,就用什么样的琴弦,尼龙弦音质厚,钢弦变化幅度大。

 

李光华:我觉得尼龙弦,比较坚实,耐用,声音比较淳厚,缺点是在弱奏时不太清脆,反映不如钢弦灵。钢弦虽然没有尼龙弦结实,但在演奏强弱力面,敏感性比较强,手感比较舒适,比较能得心应手,而尼龙弦有点中性的感觉,没有个性。

两种琴弦,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我比较喜欢钢弦,南方比较喜欢尼龙弦。用什么弦与个人演奏手法有关系,技术发展有关系,刘德海老0币近年来在一些曲目所创造的指法,用尼龙弦表现起来比较吃力,这个问题也很重要,由于琵琶演奏技术的发展,对琵琶弦以及结构都会产生影响。

 

吴玉霞:很高兴参加这样的探讨,就琵琶一弦尼龙弦和钢弦的选择问题,我个人比较主张使用钢弦。因为钢弦有张力,能充分实现我在演奏状态中的行为理念和音乐上有规律的两级伸张,它能使我在演奏技艺的拓展中具有较大的发挥空间和余地。

使用钢弦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难度,也是对每个演奏者在音乐表达中特定音色可控性的检验。由于钢丝弦在演奏中难于藏拙,因此,只有技术纯熟,触弦角度讲究乃至演奏理念到位,才能自如地运用和控制好音乐作品所需要的理想音色。

我是1977年从上海到北京后由尼龙弦改用钢弦的。20多年来,我始终没有改变,从当初的盲目随从,到至今的坚定应用,是无数次艺术实践和审美情趣决定了我的信念。然而我也很清楚,以前的钢弦尚未达到最理想的境地,我也在不断地关注钢弦的改进和提高,包括它的音准。材质和尺寸,最近我还参与了北京星海福音琴业有限公司的银弦研制。

从现代艺术的高度发展中,让我们逐渐在感受着艺术观念、审美倾向已经赋予琵琶演奏更新,更高的标准和要求。音乐作品的完整性和内在张力的幅度变化,特别是一些更细腻,更夸张的艺术表达手段,对演奏中的细微变化,包括在一些外在形式上的乐器、琴弦、工艺等方面,都是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钢弦距离这样的要求已不远了,而且也让我们感受到了它的希望。但尼龙弦则问题较多,首先是它相对较单一的音色,影响了美在形式中的多样性。而钢弦明亮的音色,决定了琵琶四根弦音色区域的合理划分和音色反差。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钢弦亦是如此,有其可控制和不可控制的因素所在。我不否认,钢丝弦若在演奏中掌握的不合理,即我们讲的控制性不好,会出现噪音或造成音色的不干净,很影响音乐的完美;又如,琴弦若不准,同样是再美妙的音乐也会受到损害缺乏美感。即便如此,钢弦相对于尼龙弦还是要好一些,因为尼龙弦尚未摆脱因手工缠绕,其标准化程度、包括音准上相对要劣于钢丝弦的问题。

琵琶一弦钢弦与尼龙弦相比较,应当说不能否认尼龙弦也有它自身的优势,如音色古朴,手感好,由于其整体的融合度较好,没有钢丝弦那样的“跳跃”,比较适合演奏传统的乐曲,特别是在文板演奏中有其特有的韵味。但不容忽视的是尼龙弦的不足之处,除了在音准上存在问题之外,还包含着音色反差,表现幅度小及耐用不够等问题。作为专业的琵琶演奏者,对乐器的使用频率之高,是无法简单用一个“狠”字就能表述清楚的,诸如对品位。琴弦的损耗等等,尼龙弦的使用寿命恐怕已满足不了职业演奏者的真正需要,但钢弦相对要好一点,它至少不会受脱丝的影响。

在演奏的适用性方面,钢弦的表现空问余地较大,特别是近现代音乐作品,体现在音乐性格反差较大的作品中更是明显。除了独奏,无论在大型民族管弦乐队还是西洋交响乐中,也都是如此。钢丝琵琶一弦以其特有的清澈,明亮这声,浮现在交响乐的群弓融弦之中,体现一种红花绿叶之美,在民族音乐大家庭的环绕声中,起着近乎于柳琴和中阮之间的特殊音响。以本人多年的观察,体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钢丝弦是基本能满足和应对各种需要及变化的,因此我选择的是琵琶钢丝一弦。

 

郝贻凡:尼龙弦有它的特点,它有一种韵味,这是钢丝弦所表现不出来的。但钢丝弦比较适合演奏的现代作品,它拓宽了琵琶的表现力,丰富了表演艺术。而尼龙弦表现的是传统琵琶的韵味,用尼龙弦来进行演奏,我感觉有点跟不上趟了。我认为琵琶一弦用钢丝弦要好一些,我喜欢比较亮一点的琴。

 

陈音:现在琵琶一弦一般都用钢丝弦,使有钢丝弦,使琵琶在乐队中相对比较明亮,在弹拨乐的特点能够发挥出来。

现代演奏对弹拨乐器的要求是穿透力越来越强,对琵琶弹奏性能的要求越来越高,而采用尼龙弦在乐队中这种穿透力发挥不出来。目前北方一般都采用钢丝弦,南方一些演奏家也开始采用钢丝弦。

 

张强:现代音乐发展的审美取向不同,更多的人喜欢比较明亮,纯净的音色,尤其在以北京为主的北方地区,更偏向这个方面。琵琶一弦用钢丝弦与北方琴的特点比较吻合,而钢丝弦放在上海琴上就不如放在北方琴更为合适。

我认为两套体系可以并存,任何一种琴都是有利有弊的,侧重了一面,往往忽略了另一面。一般来说,尼龙弦弹传统文曲、古曲比较好,声音比较宽厚,有底气,有沉下去的感觉。显得有底韵。北京琴更适合用钢丝弦,它声音比较脆,有跳跃感,灵巧。

此外,还有一个音准的问题,以前我用过尼龙弦,主要是音不准,偏低,因为尼龙弦较软,粗一点。

另外,根据时代不同,演奏的审美需求也有所变化,原来演奏需要一些厚重的声音,过了一段时间,又要找亮丽的音色,钢缝弦应用的就较广泛丁,过一段时间也可能又转间来。

 

杨靖:我认为:第一,尼龙弦与钢丝弦的用法上要看个人的习惯,以及演奏者对音色的鉴别,审美情趣习惯。第二,要看乐器制作特色,如果这把琴本身比较柔一点,用钢弦就比较好,如果这把琴音量很大,很粗犷,那么用尼龙弦比较好。

一般来说,一把质量好的琴,需要刚柔兼容的音质,用钢丝弦比较合适。从欣赏角度分析,演奏家对琵琶音色的要求是,刚柔相近,明暗相容。审美情趣上也要求有明亮与浑厚的统一对立,特别当前琵琶歌唱性的曲目较多,琵琶采用钢丝弦,恰能满足这种变化音色的需要。

 

满瑞兴:使有哪种弦,有习惯性的问题,北方习惯钢丝弦,南方习惯尼龙弦。

北方琴要求音色比较亮,所以一弦要钢丝弦。但如果琵琶做不好,也会有钢丝味,北方琴要保持亮味,但要避免钢丝味。几十年来,北方人已经习惯了用钢丝弦,一些南方学生考到北方来,就人乡随俗了,都使用钢丝弦,已经成为一种定式。这种现象大概要与地方人文习惯结合起来,比如说,北方人大嗓门,口吕邦子戏,评戏都比较高亢,而南方人文雅,曲目也比较柔和。

 

马大荣:我是从事乐器制作的,但我学生时代是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习琵琶演奏,所以对琵琶弦使用有较深的体会。琵琶在60年代前用的都是丝弦,由于丝弦弹出的音量小,明亮度差等。随着琵琶音乐的发展,1961年,中央音乐学院邝宇忠老师改革钢丝弦,钢丝弦芯是钢丝,外面缠的是德合金,后来采用镍,铬,银等材料,但这种弦也有缺点,弹一段时间以后,手指发黑,把手搞脏了。

琵琶弦从丝弦改为钢丝弦,音量大了,声音比较清脆,明亮,但弹古曲韵味较差,一些古曲弹起来不美,弹“十面埋伏”还可以,弹“春江”就差一点。琵琶弦在不断改进,改到尼龙缠弦,里面是钢丝,外面缠的尼龙。这种弦,北方弹琴人认为,尼龙弦声音不太清脆,不明亮,后有人改为一弦用钢丝裸弦,二三四还是用尼龙弦,这样比较适应现代演奏的需求,我比较喜欢这样弦的配合方法。上海的尼龙弦作的是不错的,所以,北方人弹琴二三四弦用上海的尼龙弦,外弦用北京的钢丝弦。北京一弦声音还是不错的,上海厂近来在琵琶钢丝外弦制作上,通过改进也有了一定的进展。

目前南方弹琵琶的人用的还是尼龙弦。这里面有一个习惯问题,长期使用一种配制,已经形成了习惯。而我比较愿意用钢丝弦,这样搭配比较理想,因为琵琶弹奏的主要旋律都在一弦上。用钢弦比较清脆,明亮。弹起来比较能吃上劲,弹一些抒情的曲子还是可以表现出来的。我认为一弦用钢丝弦较好,现在琵琶弦研究工作,又有了新发展,出来了银弦,二三四都是银制,音质较纯,我感觉银弦手感也很舒服。

由《中国乐器》杂志供稿。

 

上一篇:琵琶新说
下一篇:笛子说
热点文章
[赏析] 琵琶第一弦之争
[赏析] 最后的晚餐
[赏析] 中国吹打乐简介
[赏析] 命运交响曲
[赏析] billie jean
[赏析] 琵琶新说
[赏析] 笛子说
[赏析] 西斯廷圣母
[赏析] 中国音乐与“十三”
[赏析] 创世纪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加载数据可能慢,请耐心等待!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中音集团 中音历程 政策法规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合作商机 在线留言